只见她的黑色带有蕾丝边的小底裤就这样被我硬生生地撕掉了。强大的力道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妈妈的阴户。使得妈妈的下阴没来由的一痛。
  此时妈妈的大腿被我强行地掰开。妈妈阴部的周围。被撕扯掉的丝袜空缺了一大片。露出妈妈白花花的大白腚。浓密的黑森林下浅露出的妈妈的小屄。一道细微的缝隙。红嫩嫩的小肉芽一张一合。泛着些许的水雾……
  “妈妈你的阴户好美。好淫荡!!这么美的地方只可以属于我一个。只要。只要我把妈妈这里塞满的话。妈妈容不下其他男人的了吧!”
  我一边痴迷地看着妈妈的淫屄,一边带着疯狂的笑容道。
  我不由自主地靠上去。伸出舌头在妈妈的屄门上轻轻一舔。用舌头搜刮着妈妈一丝一丝从小屄中渗出的淫水。淡淡的骚味与独属于妈妈的味道在我口中传播开来。淫靡的气味刺激着我的味蕾。涌上了我的神经末梢使得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当即我便激动地掏出鸡巴。一下子顶在妈妈的小屄口。龟头与妈妈的阴蒂轻轻磨合。下一秒朝着已经裂开的洞口。猛然地插了进去……
  “噢——……啊嗯——”
  仿似交融般融入到妈妈的身体里。同时间我和妈妈都叫出了声音。妈妈的手抵住我的胸膛。
  “轻点……不要……不要插得……插得这么快……我还没……还没适应……呢……”
  只是妈妈求饶的话对于疯狂中的我来说。根本就是陷入了欲望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我的眼中有的就只是妈妈的身体。把。拼命地把妈妈的身体填满。把妈妈美艳成熟的躯体占为己有。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抢妈妈了!
  我没有任何的停歇。也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一插进去就开始猛烈的抽插运动。整个办公桌都被我弄得剧烈摇晃。咯吱咯吱。的桌脚不停地晃动着……
  而妈妈也已经顾不上挣扎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和儿子做爱。最大的因素是因为在学校。怕被发现妈妈才会这么拼命的阻止。其实在妈妈的心里。倒是不抗拒被我肏的。都已经是儿子的女人了!
  做不做爱都是一样。基于妈妈的内心。既然没办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男人兼儿子。
  “噢……噢……嗯啊……”
  “咿呀……呜嗯……嘤咛……轻点。不要那么……那么大力……呃嗯……”
  “呵……呵呵……喝……”
  我忽然停下了动作。妈妈气喘吁吁地刚想睁开眼睛查看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她的身体突兀被拉了下来。随即未等她有所反应。她就被我转过来按到桌子上。
  我粗鲁地掀开妈妈的包臀裙。不说任何话语地直接从妈妈的后面怼了进去。突如其来地后入式让妈妈没来得及喘两口气。便又再次娇喘了起来……
  她的子宫都快要被我给顶烂了丢失了冷静的我可不像平时那么温柔以我巨大的肉棒捅在妈妈的阴道里庞大的面积与之妈妈紧隘的肉壁进行摩擦深处里面的子宫口她已经记不清她的子宫口被猛烈撞击多数次了。
  为了能尽快适应我的大鸡巴她的昏睡也不知道分泌出了多数两条大腿淌流着淫水如果有人能看到此刻妈妈的表情必定吓得下巴都合不拢此刻妈妈两眼无神忍有着嘴角流着唾液眼泪口水遍布到了整个脸上这样狂暴的冲击。
  她也只体会过一次。那就是她被李和清下了药。和儿子的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也是这般失去理智的疯狂。完全只记得不停地动。不停地动。沉沦在欲望之中。
  直到一缕白浆溅射了出来。洒到她后背的衣服上。黑色的西服沾染着淫隈的男汁。还是属于自己儿子的精华液。
  淫靡的白浆顺着妈妈的大腿缓缓流淌,整条丝袜大腿的内侧都几乎是我的精液,小屄则是一片狼藉,彷佛被什么蹂躏过一样。
  妈妈的大白乳就这么裸压在桌子上,从侧面只能看到一团圆乎乎的白半球,显得无比的诱惑。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和妈妈一同大气进小气出,整个办公室流转着我和妈妈浓重的喘息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妈妈很有默契地同时醒来,我看着眼前被我强肏了的妈妈,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妈妈……”
  “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吧?”妈妈无比冰冷的语气传来。
  听见妈妈的话,我连忙从妈妈身上下来,顺着也抽出了我的“作桉工具”。
  然而我刚从妈妈身体里离开,妈妈顿时从桌子上起来,反手就是给了我一巴掌。
  “混蛋!!”
  我被妈妈打懵了过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妈妈,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到底怎么了,心底的一股戾气,彷佛跟着了魔般无法控制我自己,满脑子只想着如何把妈妈全部占有。
  妈妈冰冷地瞪着我,两目尽是夺眶而出的寒气。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里是学校,在家里我可以任你放肆,但是在学校在外面,你要清楚我是你的妈妈,你是我的儿子,要是我们的事曝光,你知道后果吗?你是想让妈妈死给你看是不是?”
  我没有出声反驳,我也不敢出声反驳,毕竟妈妈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的关系是禁忌,是乱伦,一旦曝光,届时国内都不会再有我们母子的容身之地。
  只是妈妈貌似对我强奸她好像不怎么在意,仅是说了我安全的问题。
  妈妈满脸寒霜地看着我,一时间也没有说话了。
  霎时间我和妈妈就这样僵持着,良久——妈妈突兀舒了一口气,脸上的冰寒消退了许多,幽幽地盯着,“说吧,你到底怎么了,你平时不是这样的,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妈妈你不是要去找公安局局长了吗?还需要问我吗?”,听到妈妈问起,骤然还在为自己对妈妈犯下的粗暴行为愧疚的我,顿时又想起了妈妈打算找公安局局长的事,变得忿忿起来。
  “公安局局长?你这什么跟什么?又关公安局局长什么事?”
  “妈妈你不是要为了我的事去找公安局局长上床,想让我好洗脱罪名吗?我说过了,我会负起责任的,不用妈妈你多管闲事。妈妈你属于我的,和坐牢相比,若是拿妈妈的身体为代价换取我的自由,我宁愿去死了算了!”
  “啪!”我又挨了妈妈一巴掌。
  “死死死,整天把死挂在嘴边,我把你养这么大就是为了去死的啊!!”
  “可是,若是用妈妈的身体代价换来的平安无事,我就是宁愿死,我也不愿妈妈被其他男人玷污了身体”,这一句话我几乎是咆哮吼了出来的。
  “你疯了吗,叫那么大声,你想让别人听见啊!”
  “听见就听见,我也不在乎了!”
  我眼睛红红地看着妈妈,妈妈也看着我。
  不过此时我一个鸡巴出出吊儿郎当,妈妈一个上身半裸胸前大开,时不时就会有奶子乳头露出来,还有两条黑丝大腿,白浆流流的。